七彩商务信息中心
人在做天在看
人在做天在看
作者:阿辞
阿丽是她的阿婆带大的,阿婆很惯她,把她惯得象小山猫一样野气十足.老天对这只小山猫似乎还算公平,赐给她贫困的同时也赐给了她绝对的美貌。自古以来,美貌就是女人往高处走的通行证.美貌的女子就应该有美好的生活,大山深处的一条穷山沟,如何关得住阿丽日渐长大的心。
十八岁一过,阿丽就跟着同村的姐妹外出打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没念过一天书,靠打工混不出什么样子,最好的出路是嫁个好男人。阿丽正这么想的时候,她真的就认识了一个好男人。
这个好男人五十多岁,人称老常,是阿丽老板的朋友,听说很有钱。他想把阿丽包下来,阿丽拒绝了,说自己只嫁不卖,叫老常离了婚再来.没想到老常色迷心窍,真的和老婆离了要娶阿丽。
阿丽顺利地嫁了个有钱的男人,只高兴了一阵子,她就笑不起来了,因为老常把她看得很紧,还时常疑神疑鬼。阿丽自由惯了,这种关在金笼子里的生活她受不了,想离婚。老常不肯,说真要离了,一毛钱也不会给她。阿丽穷怕了,她的父母都是因为很普通的病没钱治,结果病死了。她深深体会过贫困的无奈和悲哀,她不愿再过那种穷日子。她不甘心这样白嫁了一次,想偷偷弄些钱再离。但老常把经济大权抓得很紧,阿丽根本找不到机会,看来只有盼老常早点死掉继承遗产了。
  老常才五十多岁,离寿终正寝还早得很,只怕等她死了,自己也老了,想到这一点,阿丽很烦恼,巴望着老常突然病死或出个什么意外。老天很体贴阿丽的心思,不久,老常真的病了,开始是重感冒,后来整天咳嗽。不知为什么,她对西药很不信任,坚持只吃中药。中药来得慢,病程就拖得长,过了一个月他还是咳得很厉害。阿丽让中药薰了一个月,薰出了一个谋财害命的好方法。她的家乡有一种山慈菇,听说能毒死人,曾有小贩子当药材收过。只要把这种山慈菇放进老常的药里一块儿煎,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老常毒死。反正他病这么久了,说他是病死的大概不会有人怀疑。
阿丽借故回了一趟老家,带了些山慈菇过来。当她把这种有毒的东西放进药罐子的时候,想起了家乡的那句俗话:人在做天在看。从小她就不相信这句话,因为她不相信天长了眼睛。但此时此刻,她害怕了,害怕天真的长了眼睛。不过,她很会安慰自己,世上这么多人,每时每刻都有人做坏事,老天就算长了眼睛,也不可能把每件事情都看清楚。自己只不过往药罐中多加一种药材,老天肯定看不出自己是在做坏事。再说,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老虎吃了兔子,难道可说老虎是坏的兔子是好的吗?人和动物一样,本不该分什么好和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阿丽把药端给老常喝的时候,已经变得心安理得了。
老常一死,他的儿女们就报案了,怀疑是阿丽害死的。阿丽当然不承认,说老常是病死的。后经法医鉴定,老常是因秋水仙碱中毒死亡。常家本来就对阿丽恨之入骨,于是一口咬定是阿丽毒死老常,想谋夺财产。阿丽听说警方查出来老常是被毒死的,着实吓了一跳,又听说警方知道这种毒来自一种山慈菇,更让她心惊。不过她想,自己做的事没有任何人看见,只要坚决不承认就会没事的。
果然,警方没有过多地怀疑她,而是怀疑老常买来的中药有问题,因为其中有一味化痰止咳的药叫川贝。川贝的价格比较高,市面上有多种假货冒充,假川贝中有一种山慈菇,含有剧毒成分秋水仙碱,所以警方怀疑老常买来的药中川贝是假的,是山慈菇冒充的。给老常看病抓药的是一个从外地来此开业的老中医,他听说老常是秋水仙碱中毒死亡,也以为自己的川贝有问题,吓得把诊所里的药材全毁了,然后逃之夭夭,老中医的逃走让警方更加相信他们的推断,没有再查老常的死因。等着他们查的案子太多了。
阿丽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满心欢喜地等待继承遗产。然而,她等来的不是遗产,而是法院的查封。原来,老常生前是专门生产,销售假西药的,他开的地下制药厂多达五个。不久前,某医院因为假药导致了两个病人死亡,追查假药的来源,最后查到了老常。老常的遗产全部被没收了。事情暴光后,人们议论纷纷,都说老常让假药毒死了是报应。只有阿丽真正明白这场报应。她终于相信,老天不但长了眼睛,而且看得很清楚,老天之所以没有拆穿自己,是为了惩罚老常。
阿丽如同做了一个梦,一觉醒来,她依然是一无所有的打工妹。如果说和以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她脑子里烙上了六个字:人在做天在看。
这六个字如同六窝小蚂蚁,在她的身体里到处乱咬。不久,她就得了一种奇怪的皮肤病,浑身痒得难受,抹什么药都止不了痒。而且,她还经常头疼,头里面象是塞满了乱糟糟的东西,又好象什么也没有。终于有一天,因为心神不宁,她让机器绞去了一只手。她的老板是个黑心的人,把她辞退了,只给她五千块钱。
阿丽认为这是老天对自己的处罚,一分钱也不肯要。这倒把老板震住了,他开始怀疑自己小看了这个打工妹,猜不透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了节约成本,他的工厂省了一些必要的安全设备,一旦事情捅出去,厂子要关门,还要被罚款。因此,他很怕阿丽去告,主动把钱加到了一万,阿丽还是不要。再加,坚持不要。阿丽求老板别给,老板求阿丽收下。阿丽越不要,老板越怕,一直加到了十万,阿丽见不要实在不行,只得收下了。
她带着这笔钱回了老家。她不敢也不想用这个钱,全部捐给了村里,用来修路、建学校。村里只有一条小路出村,很不方便。村小学是破旧的土坯草房,条件极差,请来的代课老师都是坚持不了一年就跑掉了。
阿丽出钱,大家出力,终于开出了一条能过车的路,车能进村了,运输方便了,很快为村小学盖起了六间砖瓦房,有大大的玻璃窗,地上还糊了水泥。孩子们从没见过这么干净漂亮的房子,可高兴了,阿丽成了他们最尊敬最喜欢的人。
阿丽和她的阿婆仍住在两间土坯房里,她的事迹传遍了全乡,传到了县里,县长亲自来看她,县电视台来采访她。阿丽成了全村,不,是全乡人的骄傲。
阿丽难受极了,身上痒得更厉害,全身都被抓得破破烂烂,没一寸好地方。更让她烦恼的是,村小学的老师阿朗疯狂地爱上了她,决心非她不娶。
阿丽说自己结过婚,阿朗根本不在乎。
阿丽说自己是残疾人,阿朗当然也不在乎。
阿丽说自己没文化,阿朗说但你有金子般的心。
阿丽痛苦极了,她不想害阿朗,误他的一生。在一个月光皎洁的晚上,阿丽在阿朗面前脱去了外衣,只穿着内衣。看着阿丽身上恐怖的皮肤,阿朗惊呆了。阿丽以为他会吓跑,但他没有,他非常非常的心疼。他说阿丽太傻,傻得可爱,傻得可敬,把那么多钱都捐出来,却舍不得留点钱给自己治病,这让他更爱阿丽。阿丽再也忍不住,她哭着,把害死老常的秘密说了出来。
阿朗愣了,傻了,一句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阿丽蹲下去,把脸埋进自己的双手,泪水象泉水一样涌出来。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什么是爱情,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爱阿朗,是那么那么的爱。她后悔,太后悔了,现在只有一只手都可以养活自己,为什么当初有两只手却过不了日子,为什么要做那么傻的事情!
她哭累了,眼泪哭干了,想站起来,只觉得眼前发黑,倒了下去,一个人扶住了她,是阿朗,他采来了一大捧草药。这种草药阿丽也认识,小时候身上长痱子,阿婆就是用这种草药煎水给她洗澡,洗几次就好。
阿朗说:“用它煎水洗澡,肯定能治好你的病。”
阿丽摇摇头,“我刚回家时洗过很多次,没有用的,我曾经擦过很多种药,都没有用。这种病是治不好的,这是老天给我的报应。”
阿朗可不信那一套,他认为阿丽的病不在皮肤上,而是在心里,于是依着阿丽说:“如果老天真的长了眼睛,他看了你后来所做的一切,他肯定会原谅你。那些药都是以前用的,你已经很久没有用药了,你再试一次,我相信,老天肯定已经原谅你了。”
“真的会吗?”
“造假药的人最可恨,那个老常是他自己该死,他死有余辜,你已经受了这么多罪,你又为村里做了这么多好事,老天如果还不原谅你,他就不配做天。”
真奇怪,这天晚上,阿丽虽然睡不着,但身上一点都不痒。
第二天,阿丽用那种草药煎水洗了澡,很舒服,晚上睡得很香。
阿丽身上再也不痒了,没多久,那些血痂一层层地掉了,皮肤重新变得光滑健康。
阿丽太高兴了,真的!老天真的原谅自己了!她幸福地嫁给了阿朗。阿朗和她一样,很穷,什么家当也没有,但他有很多书。在他的影响下,阿丽也喜欢看书了。
没课的时候,孩子们喜欢跟着阿丽,一边帮她干活,一边听她讲故事。阿丽也喜欢这些孩子,喜欢跟他们一起玩,一起干活,一起学习,喜欢给他们讲故事,她最喜欢讲的是那些苍天有眼的故事。这些故事,有的是小时候阿婆讲给她听的,有的是她从书上看来的。她希望孩子们能真正地记住这六个字:人在做,天在看。
信息推荐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