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商务信息中心
到了横店当作人生中的一次旅途吧
到了横店当作人生中的一次旅途吧,闯荡并非是一件易事。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买张义乌的车票,到了义乌出站右边有公交车站,坐805到终点站江东客运站,费用1.5元,然后在江东客运站买张去横店的车票,13元到明清宫苑下车吧,没事别搭三轮车黑的狠下车后问路人大智禅寺怎么走,到了大智禅寺 去清明上河路那里会有房子租的多问问人家因为是私人住宅经济好的话租跟400元的房子有独立卫生间有热水器的吧,经济不好就去江南路那边租吧200的或者100的房子也有,租好房子找房东要地址还有联系方式,然后就去办张手机卡吧开通短号,办建设银行卡最好早起七点半去因为人很多要排队等候的,办了银行卡就去派出所办理暂住证然后就去复印身分正跟暂住证吧,然后就去新公会领取联络单(新公会有个窗口自己琢磨着跟着人群走吧)资料全部弄好后就办理演员证吧!祝你好运!(新公会在华夏文化园对面)如果升高有优势的话去鸿运照相馆花一元买份剧组信息,然后再做些自己的资料类似写真的东西照相馆会有很多的去墙上看看就明白了,多投资料有好处的!
不要随意的相信别人,对于女孩子而言好人见了也会有坏思想的。当然好人还是有的靠自己怎么去分辨吧!祝你好运!
提醒一下新来的好朋友们,在横店不管任何人让你交钱跑角色,特约的一定是骗子,所谓的角色特约都是群众,只要交钱的就是骗人的不管哪个城市做群众演员。
宽敞明亮的房间里不仅有该有的床、桌子、衣柜,还有空调、卫生间和一个明媚的阳台。
一直以来,我没有向家里开口说我想要去横店的想法,其中的一个方面就是我必定要带走一笔钱。已经20岁的我,除了上大学要花钱之外,暑假不仅不去挣钱,还给家里带来额外的花销,我非常的不好意思问家里要钱。另外,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将想法放在心里的人,父母并不知道我有一个演员梦。在他们看来,我的人生路就应该是,从小成绩优秀,家教良好,然后考上一个好大学,找到一个好工作,并寻得一个好丈夫,然后安稳的结束此生。实际上,我已经度过的20年里,于此也无异,我已经按照他们的想法完成到了考上一个好大学。我的父母是何其的对我寄予厚望,我的母亲,从来是一个心气高的人,我与母亲是一点也不相像的,母亲是什么都要挣到最好的,听她给我讲的还有我在姥姥那里得知的,无论是她的学生时代,还是现在。学生时代的她,一定要争到第一,现在的她,虽然在工厂,也要事事比别人做的好做的快。而我却只想得到我想要的。我们的脾气也不一样,母亲是急脾气,做事雷厉风行,也很容易上火。
以前的时候,我喜欢画画,你们也不同意我走绘画的专业,最终我还是没有走上绘画的这一条路。但是我现在学的东西,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有时我静下来想想,我不愿意为这一行业付出我的精力,不愿意为这一行业奉献我的一生。我有真正想要奉献的东西,之前是绘画,现在我想尝试去演戏。我说了很多很多,动情处眼泪眼看就要掉下来,虽然我极力的忍着,但是知我如母亲,一定看出来了。
或许就是这样,母亲同意我去横店,她说:“那你去吧,去了你自然就知道难了。知道难了你自回来。”末了又说:“小孩子不吃点苦,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于是就这样,我得到了去横店的许可,但是先前发生的谈话削弱了我大半的开心,我变得有些沉重,家庭的影响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十分严重的,知道我长大后我才明白了这件事。一个人要去尝试新鲜的区域,首先得到家人的支持是多么重要。
这注定是孤独的一程。但我知道我是不孤独的,因为有何其多同样孤独的人和我一起。
吃早饭的时候,因为弟弟起的晚,所以吃饭的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场面有点冷清,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这样吃着饭,不一会我变走了神,忽略眼前的场面。爸爸忽然说:“你去了有没有人接你?”我说:“没有,我自己到那里。""不要随便跟人家一起吃饭,喝的水,饮料都自己买,现在大学生失踪的多的很,你一眼没看见,人家就将毒药投进去了。”“嗯,我知道。”我说。他的语气缓慢,是一个父亲给一个女儿的箴言,嘱托,与挂念。我知道他还有没说完的话,或许是因为他是个男人,我听出对我的万分担心与不舍都在唇边,可是他出口的不过这几个音。不是因为,我太懂他,而是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我们太像了。作为一个已长大的女儿,我无法像儿时一样,一下子跳到他的怀里,撒娇,求他讲故事。想一想自从我离开家去外地读书,我们之间已经多久没有真正交流过,这不是几天,几个月,而是几年。中国人羞于表达,即使要表达也一定要穿上含蓄的外衣,我自己深知这一点,可是却不能免俗,不能跳出这样一个局限。我心中有千言万语都在唇边:"我知道,爸爸,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担心我,我这些年在学校里早就什么都学会了,到了那边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然后彼此再有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是我出口的只是:“我知道”而已。
场面又恢复冷清,过了一会儿,爸爸又说:“傻妮儿,不管导演说的再好,都不要潜规则,他让演的镜头就演,不让演的就不演。咱不是非走这条路不可。实在不行,就回来。”我心中一阵刺痛,我知道从父亲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有多艰难。或许他也是思量了很久才说,一方面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判断能力,这话说出来有点尴尬,这样的话题也十分敏感。可是另一方面,父亲又担心还不够成熟的小女儿一时迷糊,走错一步,将遗憾终生。一个父亲恨不得为自己的女儿铺好他前进的所有路,帮她斩断前路上的所有荆棘,替她受可能出现的所有委屈与痛苦。即使这一步只有百分之0.1的可能发生,他也决不允许。他怎么能忍受女儿走错一步?
我心中猛的刺痛,这样的父亲在我记忆中只有一次,那是高三的寒假,六月份我即将高考。是我要去学校的最后一个夜晚,黑夜里,我听见爸爸下了床,然后缓慢的走向大床,躺在我的身边,没有盖被子,并且仰躺的姿势十分的僵硬。我装作依然睡着。然后爸爸说:“妮儿,在学校里一定要好好学习,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有其他的想法。”我没有出声,夜一片寂静。“从小,咱家里头,街里头大家都知道你学习好,都知道俺XX从小就聪明、学习好。就剩这半年了,咱可不能丢人。"我依旧没有出声。“不要有心理负担,可千万要好好学习。”我轻轻的“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爸爸缓慢起身回到了小床上。我的胸腔涌起了千万种情绪,眼泪不断的从眼角滑落,夜依然静谧。可是我再也没有睡着。
信息推荐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