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两性天地
小姨子长得比几个姐都好看
 
小姨子长得比几个姐都好看
小姨子比她大姐小整整10岁,长得比几个姐都好看,是岳母的掌上明珠,姐们也都呵护着她,这可能跟她出世不久岳父就去世有关。但不知咋的,我觉得这位小姨子不地道,她性格不好,内向、娇气,说出话来,连天井里最没脾气的乌龟都能气得撞头。特别是她那两道秀气高挑的眉毛,怎么看都藏着一股妖气。当然,她也瞧不起我这个吃粉笔灰的大姐夫,开口闭口总是有意无意拿话肘子捅我。
事情发生在岳母去世之后的那个夜晚。办完丧事,一对一对的夫妻都说忙,带上各自的儿女走了。妻也去收拾荒废了一个多月的家,偌大一座房子,剩下我一个人在客厅枯坐。说实在的,我有点伤感。岳母没有儿子,把5个女婿当儿子一样疼爱,特别对我这个在身边的大女婿,她寄望甚高,家中大到嫁女相婿,小到针头线脑,她都要和我商量。逢年过节,她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偷偷地给我留着。她这一走,平时热热闹闹的一座大房子,恐怕就要冷清了。
我受不了她的辱骂,把积攒了多年的忿懑、嫉恨,还有岳母去世的悲伤都集中在手掌上,“啪啪”地朝她的脸孔砸下去。令我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小姨子停止了叫骂,但却高傲地扬起头,连同嘴角的血丝流出的,竟是暖暖的笑。
她说了一句“你打吧”,就咬住我的袖口不放。我用左手推她,也被她一把抓住,按在自己的酥胸上——小姨子的胸是全镇男人目光的焦点,又高耸又微微颤动的那种。
被她的行为吓住了,压低声音吼了一句:你想干什么?小姨子根本不搭理我,她粗暴地搂住我的脖子,狂热的舌头伸进我的口里。
我想使劲推开她,可已被她拽进屋里;我扯她的头发,她发出的声音更暖昧;我咬她的手臂,她竟快乐地叫了起来;终于,我被她征服了,当我又抓又扯在她体内横冲直撞时,她销魂地高声大叫。
完事后,我疲惫地坐在床沿。小姨子若无其事擦去嘴角的血痕,脸上又恢复了高傲、冷漠的常态。她咬了一下我的耳垂,说大姐夫还行。“你淫荡!”我骂了她一句,脑子里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与其他姐夫也这样?”
“没。有钱有势的姐夫脏。”
“故意跟我过不去?”
“外表斯文的男人发起狠来才够狠。”我狠狠地揪住她的脸腮,“还要分金首饰吗?”“要分大姐夫!”她的眼神赤裸裸地,充满原始的欲望。我的心“怦”地响了一下。
小姨子走后,我回到客厅,乱糟糟的脑里忽然冒出一个很可怕的词:“被虐狂”。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