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两性天地
嫖婆娘是男人的通病
 
嫖婆娘是男人的通病,不只是官_员。
某年,一群苏北人聚会京郊,一边爬山,一边聊起了苏北人的特点。因为都是苏北一隅,徐淮盐连宿皆有,讨论得就比较精到细作,一直具体到县,甚至乡镇。在这个安排在蓝天白云和在两腿间的学术讨论上,东台人得到个重大殊荣——嫖婆娘苏北第一。顿时,东台乡友诚惶诚恐,三观湿了一地。作为东台人,我等义愤填膺,情何以堪?按上这个帽子,当然是玩笑调侃,但说句实在话,也不全是空穴来风。东台人嫖婆娘,能不能在苏北当第一,这个需要委托专业部门作出科学统计,不能妄下定义,更不能虚报产量。但是,在我的记忆中,东台确实是个出产风流韵事的黄金宝地。
在东台人的语境里,嫖婆娘专指婚外恋。使个眼色,写个纸条,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约好时间地点,偷偷摸摸找个地方开个房,滚个床单糗一场,是常规形态。包个二奶、养个小三,算是嫖婆娘的高级阶段,没有相当实力搞不起来。至于敲背找小姐,不能算作嫖婆娘。算什的杲子呢?嫖_娼啊,真笨。东台人管嫖_娼也称“嫖_婊子”,所以,婊子是婊子,婆娘是婆娘,虽然婆娘里也有婊子,婊子中也有婆娘,但是,嫖婆娘不算嫖婊子,嫖婊子也不算嫖婆娘。解释得真累,满嘴吐沫生蛆,得用84加蓝月亮漱一下口。太脏,先鄙视自己三秒钟。
听老家人说,过去从前那之前,乡村医生往往是嫖婆娘的主力军。都说和尚好色,东台寺庙少,但医生不少。不管是赤脚的,还是穿鞋的,都有嫖婆娘的突出代表。某乡村有个赤脚医生,早先年在东台,后来去往里下河腹地。长得其貌比较不扬,但跟村子里许多女人好过,总数达到20位以上。时至六七十岁,还人老雄心在,经常颤悠悠跑到田里,帮助搭头儿“打桑叶”。古人常叼叼桑间濮上,怕的就是讲的河南桑叶田里的故事。这位老前辈有如此多的相好,主要原因不是他魅力四射,而是手中握有资源——药品。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谁不有求于医生?哪怕是赤脚的,也是权势的化身。这跟莫言写的乡村干部用几个馒头便可以获得性胶的机会,是一样一样的。只不过,这个丰乳肥臀,不在鲁北,而是在苏北。这也和当下贪官养小三包情妇,套路相仿,都借助于手中的公共资源。
东台人对读书人有种本能的尊重和敬服。医生多少识字断文,能披上个读书人、文化人的外衣,要不然医生也不能叫作“先生”,嫖婆娘具有后天优势。更为关键的是,医生的工作性质,使接触异性身体,成为一种合理正常的行为,也成为隐饰不端的天然屏障。公交车上摸女人屁股是性骚扰耍流氓,而医生却可以合理正当地欣赏触摸若干部位。我嚼这个老先生,如今早已作古。而其女不仅继承了他的职业,也遗传了风流基因。据说还曾玩过仙人跳,成功地讹诈了一个债权人,间接为家庭创了收。
过去,东台的乡村教师,也有一些是嫖婆娘的高手。知识不仅教化仁智礼义,也培养花花肠子。考虑到师表及和谐因素,就不一一展开说了。只是想提醒一句,嫖点婆娘没得问题,最多算个道德品行有瑕疵,千万不能打女学生的主意,那样真的就是畜生不如了,就是法律暂时管不到,也会遭天打五雷轰。前几年安徽修订教师职业规范,初稿中还写了个教师不得猥亵、奸污女学生,引得舆论大哗。这什的脑子?分明是屎吃厄一茅缸。当然了,东台的老师也不是铁板一块纯净一片,有苗头端倪。要不然,就不会诸如录音门之类的事了。现在能当个老师,不太容易,好自为之,方是上策。
嫖婆娘,显然不是男子一方的事。如果说东台人嫖婆娘多,也能反映出东台女人对男子的相貌比较看重。不管是城是乡,是富是贫,找对象时,对男人的相貌都比较讲究,要看长得“痛”不“痛”。痛,就是帅。我至今没有弄清为何东台人将帅叫作痛,最大的可能是有帅才有爱,有爱才有痛。所以,东台女人爱帅哥,会爱得惊天动地,死去活来。改革开放初期,有个供职于商业公司的帅哥,被派到村里的下伸点工作。下伸点和派出所有相似之处,都是派出机构,只不过,一个卖货一个管治安,一个在乡镇一个在村庄。此前,他的前任已年近六旬,老得干不动了,商店的经营状况,更是惨不忍睹。村民们宁可向个体户买,也不到他这儿来。下伸哥来时30岁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穿件白衬衣,戴个眼镜,一等一的一表好人材。从此以后,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就经常到小店里来买东西,营业额,很快就打着滚地向上攀升。自己的一张好脸蛋,救活了公家的一个小商店,充分说明了“人才是最中宝贵的”这样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多少年后,安丰整出个东淘佳丽,我一下子想了起那个下伸哥。从招商美女,到下伸帅哥,说明东台这方土地,善于将美色生动灵活地运用于商业运作。
再遥想古当先,顶级帅哥潘安坐小车在洛阳城里走,大姑娘小媳妇狂喜不已,冲着他扔水鲜花抛媚眼,不一会儿,阿潘就能满载而归。潘安如果在东台溜一圈,估计走不了多远,人和车就都找不到了,得城管交警合作,开个夜工,才能把人挖出来。再看潘帅哥,浑身殷红,像个血人,如果不咬一下衣袖尝尝,根本不晓得是西瓜汤,而且还是三仓的鲜红宝。没得老命,这哪是爱美,分明是在创卫。
根据男女双方婚姻状况的不同,排列组合后可见,东台人嫖婆娘有两种形式:已婚男与已婚女,已婚男与未婚女。这其中,又以第一种最为常见。未婚男与未婚女,是恋爱;未婚男与已婚女,是受骗,都不算作嫖婆娘。小时候,在南沈灶上学。同桌沈同学,老实厚道。模样我还清晰记得,而他一句话我更是印象深刻。他曰:“我厄大队有个队,一条河边上的人家,只有两个好婆娘”。也就是说,这个居民点上没有婚外情的女人,兜总笼共合计哈巴郎当,是两位。从此我明白一个科学道理,嫖婆娘也跟非典禽流感一样,会扩散传染。
嫖婆娘虽说是个机械的活塞运动,也不是谁都能弄得起来。没得点三爬六滚的吊本事,容易自触霉头吃大亏。话说20年前,东台某乡一男子,原先在村里有个相好,后来因种种原因不大来往。这天晚上,哥们喝点酒,来了兴致。上婆娘家里去敲门,没开。哥们就爬窗户进去,霸王硬上弓来了一场。第二天,女的拿着短裤进了派出所,哥们就顺顺当当去了劳改农场。
嫖婆娘虽不是件好事,但有时也有喜剧。1980年代后期,东台某地一企业经营者,因贪腐被查处。其中一个行贿人,深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交待得相当详细到位。不仅说清楚了送礼的时间地点,类别数量,而且还勇敢地指出:当时只有他厄婆娘在家,我们两人还睡了一觉。充分利用时间,送礼嫖婆娘两不耽误,可以考虑给个组织协调奖和勤奋敬业奖。
过去,东台人管嫖婆娘叫“跑小路”,相当生动形象。嫖婆娘绝大多数要偷偷摸摸,走大路容易被人瞥见。需要指出的是,跑小路是以前的形态,随着社会发展技术进步,嫖婆娘的活动放在家里开展的现象,不仅不是很多,而且很是不多。街头巷尾不大可能,田间里头并不少见。至于宾馆旅社,仓库车库,钟点房,洗浴中心,都是很好的战场。
当然了,不得不说的是,嫖婆娘显然是项高风险的活动。影响家庭和睦,甚至导致夫妻反目,严重的甚至还会引发恶性案件。在我的记忆里,因为嫖婆娘而导致的奸夫淫妇杀人案,不止一桩两桩。至于由于常识缺失,而导致的意外伤亡,也不是没有。
人嘛,是个复杂的综合体。做点好事,总想让鬼神晓得;办点丑事,总想让鬼神不晓得。做人难,做鬼神更难,做个替人扛事的鬼神,难上加难。说一千道一万,多做点善事,少嫖点婆娘。扯大一点叫正三观,说得实在一点,叫做少惹祸。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