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情感天空
我和表姐曾经的爱爱故事
 

我和表姐曾经的爱爱故事
2001年5月,我在父母的鼎力支持下,自竖旗杆,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
可是,我的爱情梦想却一直在水一方,5年间,落花有意,流水还是无情。30岁生日过后,母亲急了,一次次地唠叨:“珉珉啊,你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肯结婚呢?”我不便解释,也毫不在乎她失望的目光!但是一些事情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11月,母亲突然患上了中风,卧床不起,医生明确说她在世的日子不能以年来计算了。为了让母亲安心,我答应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结婚。
一位大学同学知道我想解决个人问题的消息后,拍着胸膛说:“兄弟,我帮助你物色一个。”元旦节过后,他果真带来了一个女孩。她叫梅莉,刚大学毕业,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她皮肤白皙,腰身修长,两潭秋水般的眸子透出几许青春、美丽的蕴味。诚然,梅莉没有我印象中那高老师般的少妇魅力,但她身上那散发出的女性清香,还是让我找到了久违的迷醉。
翌日,我把梅莉带回家,母亲对梅莉非常满意。不久我们同居了。婚期定在2003年元月1日。但是,人生总是变幻无穷。9月的一天,我开车到火车站接一位从广州来的大客户。站台上,人流很多。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在人流中竟然见到了久违的高老师,她身着一套米黄色的职业装,似乎在等人。5年了,岁月让她变得比以前更有气质了,浑身洋溢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欣喜中,我失态地握住她的手,难抑内心的激动,兴奋地说:“高老师,您还好吗?”殊料,对方用异样的目光乜斜了我一下,如临大敌般地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生气地说:“先生,你这是干吗?我根本不认识你,也不姓什么高!”我一愣,仔细一瞧,顿时,尴尬不已!原来我是认错人了。
晚上,我醉醺醺地回到家里,见到客厅里的来客,整个人禁不住地愣住了,怎么来客是我白天认错的那位女人?!梅莉见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瞧着她赶紧拉着我的手,娇媚地说:“珉珉,这是我的表姐梅媛!”梅媛微笑着对梅莉说:“我们早已认识了。”
表姐的话弄得梅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们讲述了火车站的奇遇,大家不禁开怀一笑,晚上,梅莉小声地告诉我表姐的一些情况。半年前,她的婚姻解体了。为了散心,她辞去了广州某公司的白领工作,决意到梅莉生活的城市休养一段时间。此后,我和梅莉便常常带着表姐去市内的一些风景名胜之地度周末,因为表姐的一举一动像极了我梦中的高老师,无形中,她像磁石般地吸引住了我。
大约半个多月后,表姐对梅莉提出她想找份工作的念头,我立刻包揽了下来,对梅莉说:“恰好我想招聘一位文员,负责办公室的材料分发、接收传真等工作,就让表姐来帮我吧!”在公司里,我常常不自主地在表姐面前流露出对她的脉脉温存,渐渐地,我的心迹好像被她捕捉到了,起初她有些恐慌,尽量躲避我,总是旁敲侧击地提醒我:“江珉啊,你别胡思乱想,你可要记住啊,我是梅莉的表姐,也就是你的表姐!”但,我已经迷恋得太深。
2002年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梅莉出差不在家,我和朋友喝完酒回来,表姐像往常一样,体贴地给我冲了杯咖啡,就进卫生间洗澡去了,这时,电突然停了,屋里一片漆黑。一个惊雷炸了下来,卫生间里表姐“啊!”的惊叫一声,我容不得多想,慌忙点烛推门而入,隐约的烛光下,她袒露的皮肤白里透红,高耸的乳房格外刺眼……瞬时,我的血液燃烧起来,丝毫没有犹豫就胆大包天地从身后紧紧地环抱住她,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地发抖:“不要啊,江珉……”但是,我已经失去控制,最后几尽疯狂地要了她。奇怪的是,表姐没有哭也没有闹,事后,她抱着我,用力地抱着我说:“江珉,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不责怪你。但,千万别让梅莉知道,否则,后果不堪想像啊!”但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就没法合拢了。
自那夜开始,我们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梅莉的名字,但我对梅莉若即若离了,和她好不容易培养成的一点感情,在表姐的燃烧下,像退潮的海水慢慢地消失。我的心完完全全拴到了表姐的身上。我们只要有机会,就会在一起尽情欢愉。那些天,表姐让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而这种幸福的感觉正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我快乐地发现, 从前的岁月我好像都是在等待中虚度了,而青春是从完全真切地拥有表姐才刚刚开始的。
说实话,我很清楚,我不过是在玩一场游戏,一种违背道德和伦理的游戏,但我没法从迷情里走出来。我好几次忍不住想告诉梅莉事情的真相,劝说她离开我,可一想到表姐的话,我把想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我想,还是等以后找个恰当的时机再告诉她吧!
随着我和表姐肌肤相亲的次数增多,她由当初的半推半就逐渐转为主动迎合,给了我极大的满足。她对我而言,是充满神秘的花园,她宛转承欢,吸引我进入、体味到了一次又一次臻美境界,这是梅莉无法做到的。梅莉不过是带给我青春的活力,表姐不但比梅莉有床笫之欢的“丰富经验”,而且成熟韵味十足,又不乏梅莉的青春激情。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对表姐的感情不仅仅是停留在对高老师的迷恋,还有性爱情爱的迷恋。
我和梅莉的婚期在我的借口下,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她表面上不说什么,可我发现她的神情越来越忧郁,我不清楚她是否知道了我和表姐的秘密。2003年4月初的一天,我正在公司和客户洽谈生意,梅莉的一位好友打来电话,说梅莉被车撞了,正在市医院抢救。
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急诊室门外梅莉的同事着急地守候着,他们说不知为何,平时性格开朗的梅莉近来好像有什么心事,越来越沉默,有时,还独自一人流泪。
晚上12点多钟,梅莉终因流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亲友们闻听噩耗,肝肠寸断,悲痛不已!
一个星期后清理梅莉的遗物时,我偶然发现她的日记,日记一页页地翻开,豆大的汗珠从我脑门子一颗颗滚下来……
天哪!梅莉在数个月前就早已知道了我和表姐的私情。她在日记中写道:“做梦也没想到,珉珉和表姐纠缠在了一起。我真的好惶恐!”她在另一篇中写道:“我的心中流血。可我恨不起来。珉珉是我的至爱,表姐又刚经历婚姻的打击,遭夫抛弃的阴影还未弥散啊!”她说无论如何也要保持冷静,绝不能流露出任何情绪将窗纸捅破。震惊、内疚、懊悔像一根根无形的鞭子抽打着我的灵魂,忽然我感到,我的灵魂竟然如此的卑微。我知道,一个女人要承受着爱人和亲人对她的双重打击,那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豁达和宽容啊。
梅莉走了,表姐的心里也充满了深深的悔恨和自责,短短的几天,似乎苍老憔悴了许多,她说:“江珉,是我们害死了梅莉啊。”几天后,表姐就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我,坐上开往广州的火车。
浮躁退去,虚无又游荡在我的身边,我明白我这一生注定要在无边的悔恨中度过了。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