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人情感生活—红颜知己
留守妇女出轨原因精神空虚孤单
     留守妇女出轨原因精神空虚孤单,情感易于抛锚,家庭危机四伏。由于男人不在家,留守妇女出轨普遍缺少安全感。她们既担心老人、小孩和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害,也担心疾病、灾祸等突发事件的发生,还担心身在花花世界的丈夫抛妻弃子当“陈世美”。留守妇女除了忙农活照顾孩子和老人外,成年累月与寂寞相伴,一两年甚至三年五载难见丈夫,长期“守活寡”,有些甚至导致家庭破裂。
留守妇女的“性”福生活谁来保障?
   最近,一位镇妇联干部找到我,要我代写文章呼吁一下关注农村留守妇女出轨“性”福生活。她说,如今随着劳动力的大量转移,农村家庭出现了“三多”:夫妻关系矛盾多,留守妇女出轨红杏出墙多,亲子鉴定多。
   这“三多”,是当今农村留守妇女出轨缺少“性”福生活所引发的。现今农村男人纷纷出去打工挣钱,农村妇女成了“留守族”。留守与外出的夫妻过着“牛郎织女”式的生活。一些留守妇女出轨因寂寞难耐,往往“红杏出墙”,造成很多家庭夫妻情感不和、互不信任、做亲子鉴定甚至闹离婚。
   性是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农村留守妇女出轨尤其是年轻妇女,丈夫长年在外打工,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回家一次,妇女们都戏称自己是“半个寡妇”。因夫妻长时间分居,留守妇女出轨几乎过着守寡的日子,夫妻生活基本上没有,性权利被分居的现实无情地剥夺。可她们也需要爱,需要温暖,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但探亲无条件,在外打工的男人又难得回家一次,所以才有“红杏出墙”之事发生。农村留守妇女出轨的“性”福生活,关系到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因此,政府和妇联等各级组织应给予农村留守妇女出轨更多的人性化关爱。务工人员所在的企业,有责任和义务为务工人员提供探亲假待遇,或为务工人员提供临时“夫妻房”。
男人外出打工,农村只留下“三八”、“六一”、“九九”部队(分别由“三八”妇女节、“六一”儿童节和“九九”重阳节引申而来),家中所有粗活、重活、忙活、闲活几乎都压在了“留守妇女”肩上。
   贵州省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位于大麻山腹地,该县水塘镇羊场村有489户,2420人,其中有200多户都是青壮劳动力外出打工,老婆留守在家里。
   甘肃省定西市是我国最贫困地区之一,号称“苦瘠甲天下”。这里的农民,多数外出务工以维持家庭生活。杜菊瑛家住定西市安定区李家堡镇芦马岔村,丈夫长年在外搞装潢,家中有3个孩子和两位80多岁的老人。杜菊瑛说,家中所有的活都她一人做。今年她家种了7亩半马铃薯,她一人犁地、播种,到了收获季节,她又一人挖、捡,然后用架子车一车一车拉回,一共收获近两万斤马铃薯。家中20多亩牧草也是她一人收割回来的。杜菊瑛深有感触地说:“说实在的,我现在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我,这家就转不动了。”
   看着憨憨的儿媳,杜菊瑛的婆婆也感叹:“现在农村的女人比过去的女人累多了,苦多了。地要一人种,猪羊要一人喂,孩子、老人的饭菜要一人做,里里外外都得顾上。”
   丈夫长年不在身边,“留守妇女”们忍受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负担。一整年没有夫妻生活,过日子像“守活寡”;家里冷冷清清,嗅不到一丝男人味,夜晚只有孤独寂寞和虫鸣蛙声相伴;白天不敢和村里的男人多说话,怕遭人闲言碎语;城里是个花花世界,老公在外干活能不能经受诱惑,万一抛妻弃子,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提心吊胆也是常态。
   贵州省紫云县水塘镇羊场村38岁的彝族妇女胡冬珍有两个孩子。“家里的农活全是我一人干,孩子上学,做饭必须准时。有时候,田里活干了一半就得赶回来给孩子做饭。这些体力活再苦再累我都忍了。”胡冬珍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最难受的是男人不在家,我心里空落落的!我也想和他一起出去,但是没有办法呀。我男人在外面给别人开车,工资很低又经常受人欺负。我不在他身边,现在外面乱得很,我整天心里也不安,晚上也经常失眠。”胡冬珍不停地用带着补丁的袖子擦泪,眼睛揉得通红:“去年,家里修房子,男人不在家,两个孩子从架子上掉了下去,肠子都摔破了,住了半个月的院,差点儿死了。”
   因丈夫长年外出打工,“留守妇女”中一些人遭遇了婚姻“红灯”。这些遭遇婚姻危机的妇女面临着相似的状况:一是夫妻间失去联系;二是“留守妇女”不知丈夫打工收入;三是丈夫不再承担“养家”义务;四是丈夫有外遇。近年来,“打工婚姻”离婚案呈不断上升趋势,仅今年上半年,江西省某县级市法院每年审结涉及打工青年离婚的民事案件达100多件。如该县一青年农民王某,在老家有妻有女,这几年在外地搞装修,便与打工女罗某以夫妻名义同居并生下一女孩。留守在家的妻子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提出与丈夫离婚。
  贵州27岁的“留守妇女”罗幺妹孩子不足满月,丈夫就去广州给别人种菜,一年多了,还没有回来。三间年久失修的老房子里空空荡荡,潮湿阴暗,摆放的几件家具也十分陈旧。罗幺妹说:“每天晚上我都很害怕,不想呆在家里,想请别人和我做伴,可别人也要照看门户。我们村有几个光棍汉时不时地来我家,死皮赖脸地坐着不走。男人不在家,我又胆小,经常被这种情况吓哭。这种事情又没法跟别人讲,怕街坊邻居说闲话。晚上还害怕强盗,就是知道晚上有人偷东西,我也不敢吭声。”
   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留守妇女”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多次被人骚扰,现在她打算在家里养条狗。她说:“现在天一黑,我就不敢出门,早早地把门关好、顶死。强盗以前是晚上偷,现在白天都敢偷,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鸡、鸭经常丢。晚上还经常有人敲门。我男人已经2年没有回来了,每个月只寄200多元钱。”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财经资讯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健康常识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星座命理
星座运势 | 生日短信 | 新年短信 | 传统节日 | 奇闻异事 | 百姓健康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手机短信
© 2018 QicaiSpace.Com